当前位置 : QQ分分彩 > 书库 > 《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》首长夫人要爬墙txt下载 小白文 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免费试读

QQ分分彩 www.aplfaids.com 更新时间:2019-07-18 16:21:07

《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》首长夫人要爬墙txt下载 小白文 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免费试读 已完结

《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小花椒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靳哥,乔颜

主角是靳哥,乔颜的小说《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》此文是小花椒原创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次日一早,满屋子一股浓浓的香甜气息。 乔颜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迷迷瞪瞪踢开被子,翻了个滚,爬了起来。 斜斜垮垮的睡衣,那对精致的锁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次日一早,满屋子一股浓浓的香甜气息。

乔颜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迷迷瞪瞪踢开被子,翻了个滚,爬了起来。

斜斜垮垮的睡衣,那对精致的锁骨显露无疑。

她揉眼,赤脚下床,踩在“咯吱”声响的地板上,打了个哈欠走出去,“靳哥,你在干嘛?”

昨晚她腹痛,他半夜下楼买了面包片和小裤子给她,至始至终都黑着脸。

她偷笑不及,没问他感受如何。

穆靳尧挺拔背影在厨房走动,听见她喊声,头也不回,“去洗漱?!?/p>

声音冷冷的,没有丝毫温度。

她撇嘴,进了浴室,出来时看见他端着一青花瓷碗,香气扑鼻,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凑近一看,满满一碗银耳汤,用红糖熬的,加了枸杞红枣和花生,都是补血的食材。

心里蓦地一暖,她眼眶湿湿的,拿着勺子喝了口,甜到了心里。

抬头见他如棵劲松站立,身姿高大魁梧,莫名让人觉得安心。

“靳哥,你真好?!?/p>

她嘴角梨涡深深,不忘拍他马屁。

黑沉着脸的男人,神色终于缓和一些,轻飘飘吩咐,“慢慢喝,给你熬了一锅?!?/p>

“噗……”

嘴里的汤汁差点喷了出来,她眼巴巴看向他,求饶般的,“靳哥,要不,你也来点?”

她最讨厌吃银耳,一锅银耳下肚,还要不要她活了?

穆靳尧斜靠在沙发上,动作潇洒,取下腰上的围裙,露出壮硕的身材。

好帅!

她视线定在他的胸膛和腹肌,挪不动了。

他眸子半眯,夹着一根烟点燃,吞云吐雾,不紧不慢的,“我又不补血,喝什么喝?”

“……”

他一定是故意的!

乔颜恶狠狠瞪向他,咬牙切齿塞着银耳下肚,轻悠悠道,“但是你可以补那儿啊?!?/p>

她不怀好意的眸光飘到某处,眼神邪恶的,“靳哥,你是不是不行?我看你每次关键时候都悬崖勒马,好像没什么进步……”

一句话如同平地一声雷,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女人质疑他,那里不行?

他掐了烟头,眉头紧蹙,朝她走过来,黑眸直勾勾盯着她,语气冷了半分,“跟谁学的?”

喝汤的勺子还挨着嘴角,半块银耳还在咀嚼。

被他这么一问,她猛地愣住了。

轻咳一声,不紧不慢的解释,“当然是生物课啊,我们生物老师讲过……”

“呵……”

穆靳尧冷笑,冰刺儿般的眼神扫荡她浑身,“是么?!?/p>

废话,难不成告诉他,是她看?。仁檠У??

黑葡萄般的眸子滴溜溜的转,她一把抱住他的大腿,笑容灿烂,“当然是,不然像我这么纯洁善良的好孩子,哪里懂这些?”

她说的理所应当。

忽略了某人眼底的怒气和杀意。

若干年后,当乔颜遇到当年的生物老师时,发现他成了开小店的个体户。

老师还一把眼泪纵横诉苦,“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,污蔑我教坏学生误人子弟,把我从学???,还不准我再教书育人……”

乔颜冷汗不止,走时给这位老师留了点钱当做赔偿。

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而眼前,她见着穆靳尧不生气,咧嘴一笑,将一大朵银耳递到他唇边,“靳哥,你吃?!?/p>

他一动不动,没有想吃的打算。

她手臂僵在半空,不依不饶,“靳哥,你不吃,我也就不吃了?!?/p>

他冷眸扫了过来,骇人的很,她微微一个寒颤,笑容也硬了些许。

撒娇般的,“靳哥,你吃嘛……”

反正他,和她一样,都讨厌,银耳……

他不情不愿的低头,将那朵银耳吞了下去,她眯眼一笑,小脸满是自豪得意。

不等她反应,他宽大的手掌已托住她的后脑勺,低头衔住她的唇,舌尖轻推,那些银耳悉数回到了她嘴里。

这个男人!

她一脚踢了过去,他双腿夹住,让她无法动弹,一时间,两人气息急促的很,她有点头晕目眩。

等他喂完银耳,她已经快要透不过气了。

“靳哥,为什么你每次吻我,我都喘不过气?!?/p>

她小脸红扑扑的,泛着粉嫩的水光,唇瓣也亮晶晶的。

他浓眉一挑,见怪不怪的,“高原反应,正常?!?/p>

高原反应?

这个男人竟然嘲讽她矮!

乔颜怒视,心里却愤恨不平,看着他一米八几的个头,一片哀嚎。

她要长高,一定要长高!

午饭一过,她喝了满肚子银耳汤,还硬被穆靳尧灌了一保温桶抱回家。

她感觉,连打嗝都是一股子银耳味。

回家后,乔母一见她抱着的银耳汤,连忙逼问,她三两下就招供出来。

“妈,这是靳哥给我熬的,说女孩子经常喝,身体好?!?/p>

她小眼神儿都带着些飘忽,乔母连连称赞,“这靳尧,就是贴心,是你小日子来了吧?难怪会给你熬汤呢?!?/p>

“妈,我……”

乔颜很想告诉老妈,她已经不想再看见银耳汤了。

欲言又止的模样,更让乔母欢喜,她笑眯眯的接了保温桶,抱去厨房,“没事儿,等这桶喝完了,我再给你熬一大锅!”

乔颜差点摔倒在地,一脸哀怨的盯着那保温桶。

早知道这样,她就在半路把这银耳汤给倒了!

不过一想到靳哥那凉飕飕的眼神,她就觉得浑身冒着寒气,分明是大夏天的。

她跺了跺脚,蹬蹬上楼去了。

躺在床上,她手指拨弄着白色手机,才分开半小时不到,她就想他了。

摁下那个专属名称,她打过去,没两声,他就接了。

“喂?!?/p>

声音低哑磁性,让人着迷死了。

心神荡漾,她脸埋在被窝,嘴角扬起浓浓的笑意,“靳哥,你在干嘛?!?/p>

“开车?!?/p>

冷冰冰的语气,没有丝毫温度,公事公办的语气。

她撇嘴,嘴角梨涡深深,“那你这两天有时间吗?”

有的话,就接她去玩呀。

他闷声,“再看吧?!?/p>

再看吧?!

这么敷衍!

乔颜秀眉一拧,冷哼一声,不情不愿的,“好吧,我只是想告诉你……”

她偷偷掩着唇,做贼似的,悄声道,“我、想、你、了!”

分明是最正常不过的一句话,说出去她却面红耳赤,浑身像是着了火似的。

电话那头一片静谧,许久才传出他的声音,“恩,我也是?!?/p>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小花椒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靳哥,乔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小花椒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宠婚难逃:穆少,夫人要爬墙!》的格调,真的非??上?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靳哥,乔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